2019年普利兹克奖得主:矶崎新

发布时间 2019年3月6日
1804

今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评委决定将国际建筑界的最高荣誉颁发给日本建筑师,矶崎新(Arata Isozaki)。矶崎新在50多年的建筑实践中,设计并建成100余座建筑,其作品兼取东西方文化,拥有超前的未来主义思想。在同时代的建筑师中,他拥有惊人的产量与影响力。矶崎新是第49位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也是获得此殊荣的第八位日本建筑师。

评委在评价矶崎新时说道:“……在追寻建筑意义的过程中,他创造了高质的建筑,直到今天,他的作品无法用任何一种风格来定义。他始终保持全新的思维和视角来设计每一座建筑,他的思想一直行走从未停滞。”

“我始终认为最重要的事,就是摆脱我所知道的条条框框,跳出美学的认知,去做设计。”——矶崎新

1931年矶崎新出生在日本九州岛的大分市。他的建筑思想深受社会背景影响,14岁时,他的家乡广岛和长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摧毁。“当我刚刚开始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的家乡被烧毁了。一颗原子弹投放在广岛,所有的东西都被毁了,没有建筑,没有楼房,甚至没有城市……我在一切归零的废墟上长大。所以我在我的生活中,建筑一直是缺席的,我开始思考人们如何重建他们的家园和城市。”

他带着少年时期的建筑观走进了东京大学,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数物系建筑学,并取得博士学位。随后,他在丹下健三(1987年普利兹克奖得主)建筑事务所开始了他的建筑职业生涯,很快就成为丹下的得力助手。1963年,建立矶崎新设计室。

成立工作室初期,当时的日本正处于一个巨大变革和革新的时期,刚从反法西斯同盟国的修理下解放不到十年,整个国家仍然在大战的余波中挣扎。矶崎新表示:“为了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合适的方法,我不能停留在单一的风格上…变化成为一种常态。同时,持续的变化成为了我自己的风格。”

“当我将变化当成一种常态,持续的变化成为了我的风格。”

事实上,矶崎新的早期作品以明确的未来主义手法而闻名,这一手法在他的新宿“空中都市总体规划”中可见。在这一愿景中,建筑层层叠加,住宅和交通都将漂浮在老城区之上——这是对日本(当时)贪婪的城市化和现代化步伐的极端映射。尽管该计划从未实现,但它为矶崎新未来的众多项目定下了基调,并为世界各地的城市带来了更多的总体规划/城市愿景。

在老师丹下健三(Kenzo Tange)的影响下,矶崎新的作品也被归类为陈代谢主义(Metabolism)。新陈代谢派(Metabolism)最初被命名为燃烧灰学院(Burnt Ash School),将建筑巨型结构的想法与有机生物生长的想法融合在一起。

矶崎新深深地参与了新陈代谢主义的发展和延续,正如在大分县立图书馆、岩田女子高中和为福冈银行设计的许多项目中所看到的那样。但矶崎新本人拒绝承认与新陈代谢派的原则有任何直接的关系。

1970年,矶崎新通过他在expo70(日本第一次主办的世界博览会)设计的中心广场会演建筑吸引了全球游客,获得了国际声誉。在矶崎新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他继续完成其他重要的作品,如米托艺术塔、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和巴塞罗那圣乔迪宫。最近,矶崎新完成了湖南省博物馆、哈尔滨音乐厅、克拉科夫音乐厅和米兰安联塔。

普利兹克奖评委在获奖评语中表示:“矶崎新的作品被描述为异质的,符合从一般建筑到高科技建筑的描述…显而易见的是,他并没有追随潮流,而是走自己的路。”

矶崎新在其职业生涯中曾获得过许多奖项,其中最著名的是1974年日本建筑学会的年度奖、1986年的英国皇家建筑协会(RIBA)奖、1992年的美国建筑师协会(AIA)荣誉奖。

2019年普利兹克奖颁奖典礼将于今年5月在法国凡尔赛宫举行,届时获奖者矶崎新将在巴黎进行公开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