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乐×空间:未流动的建筑不是好音乐?

发布时间 2018年5月22日
5414

“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黑格尔)

1905年新奥尔良MADI GRAS节日圣查尔斯大街上戴面具的人们

众所周知,爵士乐发源于新奥尔良。新奥尔良靠近密西西比河河口,而密西西比航线是二十世纪初美洲和加勒比海之间的一条繁忙的水上贸易线路,作为一个迎接着世界各地的旅行者歇脚的海港,当时的新奥尔良就拥有非常开放及自由的社会氛围。

爵士乐唱片墙上基本能找所有我们耳熟能详的音乐人。从Louis Armstrong 到Lester Young,无一不是在爵士乐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不同信仰及不同种族的人在这里可以相互联络,因此在这种容易沟通的环境下,音乐传统十分丰富。而美洲的黑人音乐保存了大量非洲特色,节奏特色明显,而且保留了集体即兴创作的特点。这种传统与新居住地的音乐——大部分是声乐——结合起来,结果诞生的不仅仅是一种新的声音而是一种全新的音乐表达形式,之后被我们称为爵士。

上海百乐门绝版爵士乐LP黑胶唱片,封面讲述了百乐门中文名的由来。

“月明星稀,灯光如练。何处寄足,高楼广寒。非敢作遨游之梦,吾爱此天上人间。”作为中国爵士音乐的起源地,百乐门和旗袍、黄包车共同承载了一代人对于爵士乐的记忆。

 

百乐门丝巾手绘元素,从配色到色块组织都充满波普和爵士的影子

爵士乐只能出现在美国。因为“作曲思考与自发表达之间的平衡便开始平衡,这种平衡最终形成了爵士乐”。作曲思考是西欧的传统,自发表达、口传文化则来自非洲。口传文化注重的是表现方式,这点与京剧太像了,而且两者都是角儿的艺术。

LuisArmstrong作为爵士乐者,他的性格与表现力无可挑剔。他的每一首曲子中都活灵活现着他不安分的活泼与嬉皮,这种个人主义的风头打破了之前爵士乐团集体演奏不强出头的清规戒律。

1947年梅兰芳与周信芳合演的《打渔杀家》,戏剧家田汉写过一首诗,“烽烟九载未相忘,重遇龟年喜欲狂。烈帝杀宫尝慷慨,徽宗去国倍苍凉。留须谢客称梅大,洗黛归农美玉霜;更有江南伶杰在,歌台深处筑心防。”这首诗里写了三个人——梅兰芳,程砚秋和周信芳,在抗战时期,他们一个留须谢客,一个归农耕田,一个则在舞台上坚持唱戏抗日。梅和程都是名旦,周信芳则是老生。梅兰芳塑造了无数如梦如幻的舞台形象,在中国人眼里,他就是美的化身。而周信芳的老生,没有那样“美”,却演出了动人心魄的“真”。

同样都是“角儿的艺术”,爵士乐的空间应该是,或可能是怎样的?大多数人所理解爵士乐的演奏场所与爵士乐的起源有关。由于爵士乐本身的跨文化特性和即兴性质,我们几乎可以在咖啡厅,酒吧,西餐厅,饭店甚至是一个街口的转角广场上偶遇爵士乐。

在新奥尔良,街头的即兴爵士乐乐队随处可见。

北京Blue Note Jazz Club Beijing主入口

Blue Note一直以其高质量的爵士演出位列世界最顶级的爵士乐俱乐部之列。曾经在Blue Note演出过的音乐家包括Dizzy Gillespie、Sarah Vaughan、Oscar Peterson等爵士乐历史上的巨人。Blue Note的每一场演出,登台的乐者们均成就斐然,无一不在爵士乐界声名显赫。

知名爵士乐乐者Carmen Lundy, Victor Gould, Andrew Renfroe等人在Blue Note Milan现场演出

作为国际最知名和顶级的爵士音乐现场表演机构,北京Blue Note Jazz Club在继承Blue Note高品质演出传统的同时,将文化背景中的对话延伸到了空间中,从而为参与者提供了更具有场所感、自由氛围和跨地域爵士乐文化气质的观演空间。

Blue Note Jazz Club入口光环境设计与空间共同作用营造神秘感

Blue Note Jazz Club的下沉式入口营造了部分神秘感。通过区分入口的设置,建筑得以与场地周边的其他建筑物区分开。在某种程度上暗示了Blue Note Jazz Club的外来者身份,但建筑与场地之间紧密的联系又将这种身份适度地削弱了。入口空间因此也得以在这种似是而非的状态中向体验者传达了这种带有不确定性的神秘氛围。

Blue Note Jazz Club入口转角的爵士乐照片墙

穿过一条狭长的走廊,走道两侧展示有爵士乐发展的历史时间线。走道的尽头是一个宽敞的迎宾大厅,该处空间位于地下五米的深度。进入到前厅(接待空间)之后,空间横向展开,层高控制在相对较低但是并不局促的高度。这样的空间适度地提升了亲切感,并且增进了空间使用者们相互交流的机会,这一点也与爵士乐的诞生环境不谋而合。

在横向尺度上进行拉伸的接待空间,层高的控制和室内设计共同作用营造了利于交流的亲切氛围

再次通过狭窄的走道前往主厅,空间豁然开朗。俱乐部音乐主厅的空间开阔,首先保证了最基本的声学效果要求。空间整体布局自由而充满新意,避免了传统音乐厅的布局形式。通过二层看台组合一层散台的方式提升了包围感,增强了演出时的氛围。

通往主厅的走道

Blue NoteJazz Club Beijing的主要观演空间

音乐主厅的空间布局组合形式

音乐主厅的整体布局在某种程度上类似剧场,而换种角度思考又类似于酒吧。这主要得益于临近舞台的分散台面布置和后方以及二层的包厢布置。散台的布置提升了空间整体布局的灵活性,而包厢的布置又能满足音乐厅高品质欣赏的需求。

舞台前方的散台布置与二层的包厢

Blue Note Jazz Club轴侧漫游指南

黑色金属、压制混凝土板、具有声学处理功能的穿孔金属墙面板、木质的地板、皮革制的家具和具有声学处理性能的天花板相互组合,漫不经心地提升着主厅空间的声学效果。设计手段轻松而优雅,内力深厚却不张扬。

音乐主厅内使用的穿孔金属板面板

主厅内精致的细部角落

但我们也了解,除去使用者的空间是毫无意义的。空间作为承载活动的场所,活动本身也将成为空间特征的一部分。场所跟随使用者而流动,这是Blue Note Jazz Club Beijing最吸引人之处。身处空间中的任意一个角落,你都能拥抱到音乐和生活带来的强烈感受。

Blue Note Jazz Club现场表演的实景照片

在华语音乐教父李宗盛的极力推荐与共同努力之后,2014年3月5日,Blue Note与北京灜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北京成功签署了大中华区合作协议,此举意味着世界殿堂级爵士乐品牌将落户中国,标志着中国音乐市场与世界音乐的融合及同步。

Blue Note的庞大爵士乐者阵容

今天的Blue Note是爵士乐迷心目中的圣地,是全球爵士乐迷梦想去朝拜的音乐殿堂。除了音乐,Blue Note Jazz Club还以高级别的餐饮、环境、服务给顾客带来最好的现场享受。每一年,Blue Note会在世界上操办数千场专业演出,并举办自己的爵士音乐节。“世界爵士乐的中心” 是对Blue Note Jazz Club品牌的定位和价值最准确的概括。

Blue Note Jazz Club音乐主厅内侧的吧台

除了美妙的顶级音乐演出,Blue Note Jazz Club Beijing还以由星级厨师团队和酒吧团队打造的美食美酒、贴心服务著称,力在打造一种品味、艺术、健康、优雅的生活方式。

二层包厢空间设计与表面处理

Blue Note Jazz Club Beijing,一个在文化交融的地点诞生的,承载着文化交融背景的爵士乐中心,将会以什么样的姿态树立起一个崭新的文化地标?我们拭目以待!

 

有人说 ,话一经离唇,就失去生命。

我却说,正在那一瞬,它开始诞生。

     ——Emily Dickinson(艾米莉·狄金森)

 

项目名称: BLUENOTE 北京爵士乐中心

项目类型: 音乐类演艺剧场

地址: 北京东城区前门大街23号 

面积:  2,680 ㎡. (地下一层的面积是:1630㎡ 地下二层的面积是:1050㎡)

甲方:  北京盈辉投资有限公司

造价:   650 万美金

竣工:   2016

建筑设计:  Chiasmus Partners

室内设计:  Chiasmus partners 

深化设计: 北京东方华脉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环境灯光设计: 赛恩照明

建筑声学设计:上海华东建筑设计院声学所

舞台灯光音响设计:黄展春剧场建筑设计顾问有限公司

调音师:邵勇

摄影师:  张雨(Eric Zhang)

主设计师: 柯卫,李炫昊

设计团队: 卜翔坤,殷风昆,邓羽佳,JB Simon, Laia Borau, 孟澍, 张博文,程琛

设计顾问:孙继先

2018 Young Bird Plan 遂昌乡村新公厕国际设计竞赛已于上周正式启动,目前已有近千余位选手报名参赛,参赛选手的热情空前高涨。柯卫先生将担任此次竞赛的导师,助力乡村树立新典范,帮助五强选手深化设计作品并负责最终的优化和实施。

 

此文所有内容均由YoungBirds 编辑部原创,

部分文字和图片素材授权于Chiasmus建筑事务所。

 

“Eyes on Me夺目”栏目旨在发掘蕴含创新的设计思维和实践,若寻求合作,邮件至youngbirds@youngbird.com.cn ; 若需要转载,请后台留言,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