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村变身度假胜地,遂昌茶园村火了!看看它的背后都有哪些大咖

发布时间 2019年3月21日
10042

TIME:2019.3.15

LOCATION:深圳

INTERVIEWEE:罗雷 深圳乐领生活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INTERVIEWER:葉春曦 嫩鸟品牌管理创始人


“我认为一个相对完美的人生应该有机会做成三件事:有商业价值能实现财务自由的事;自己喜欢的事;对社会和他人有意义和价值的事。”

 ——深圳乐领生活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罗雷

葉春曦:根据简历显示,1984年您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曾供职于国家计划委员会、香港和记黄浦[00013.HK](中国)有限公司;1999年任百江燃气(港华燃气)[01083.HK]副总裁;2003年出任深圳百仕达地产有限公司[1168.HK]常务副总裁兼任营销总裁;2009年出任深圳诚品地产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2016年10月创立深圳乐领生活发展有限公司,任董事长。从昔日光鲜的地产圈风云人物,转身成今天起早贪黑、亲力摸爬滚打的“乐领生活”创始人,您为什么笃定心思要做“乐领”?这几年,乡村复兴和乡建热潮愈演愈烈,除了精英阶层和知识分子以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积极投身到这一潮流中,您怎样看待这一现象?

罗雷:我认为一个相对完美的人生应该有机会做成三件事:1〉有商业价值能实现财务自由的事;2〉自己喜欢的事;3〉对社会和他人有意义和价值的事。对我而言乐领的事业具备了这三个元素。从商业的发展空间来看乐领是消费升级的一个趋势产品,上升空间巨大。旅游度假消费是一个极大的市场,对GDP的综合贡献接近10万亿,我们认为在这个领域未来5-10年应该会出现独角兽的大公司;第二,为会员创造的服务产品,我们自己要先去体验和挖掘,这个过程让我感到快乐,是我很愿意去做的事情;第三,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方面成为了生活方式的设计者,另一方面我们也成为了生命价值的提升者。不仅能让自己获得提升而且更多的让别人获得提升,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或许你发明一款无聊的游戏,让很多人来玩,可能会获得商业成功,但是这个东西对社会会有哪些意义呢?如果只是能赚钱而没有社会的价值和意义,那就不是我现阶段还会去选择的事业目标!

在做乐领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乐领的乡建项目能帮助到当地的发展,活化空心或半空心的村落。我们把城市的精英人士带向了乡村,又让他们通过一种消费的方式帮助当地的经济发展。甚至我们会和会员一起参与到当地产业的发展当中去,让乡村的各种资源发挥价值,让当地的村民更多受益,这样的事业不仅具有商业的可持续性,也很有社会意义。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乡建是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吧:一方面市场催生的动力,第二个就是中国现阶段也已经是高度城市化的阶段了,乡村朴实、慢节奏的生活方式不断地显现出它的魅力,让更多人有向往之情。年长一代的人,更是因为乡村生活是过往的一种儿时记忆,同时现在乡村的生态环境、食物等都优于城市,因此那两股力量的汇合,在市场和消费的拉动下形成一股潮流和趋势。

▲航拍乐领·旗山侠隐(茶园村)

▲村民们在练习茶园武术

▲外国友人练习茶园武术

▲年轻的村民回到家乡,在家门口工作

葉春曦:“在最美的地方、做最喜欢的事、遇见最有趣的人。”是乐领希望通过项目带给乐领人的最终感受。人、事、物,简单的叙述加上了三个“最”字,似乎就变得不同。那么为了做到这些,你们是通过什么手段和方式去打造每个项目的?与名人合作打造主题庄园应该是最吸引人的形式之一,邀约名单遍及影视、文化、传媒、科技等多个领域,可否谈谈与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一些“有趣”、“有料”的故事?

罗雷:乐领最让我觉得有趣的是重新见到了很多老朋友,并且让我们的关系有了一个新的发展。例如贾樟柯导演,我个人和他从《三峡好人》开始就有过一些合作,前年贾导邀请我去参加平遥电影节时知道我们在做乐领的事业,就主动提议我们在平遥古城做一个电影为主题的客栈,去年贾导亲自为我们选定了当地的合作伙伴和一个老四合院,在第二届平遥电影节上又为我们主持了签约仪式,如今平遥乐领x贾樟柯电影客栈的设计方案已经完成,预计今年十月前可以面世。我们和贾导十多年的友情和缘份又在新的领域进一步发展和深入。

我们和孙冕老师在丽江展开了关于梦蝶庄的新一轮合作。孙冕老师在签约时讲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合作,就像两个生命的并构,这个价值是远远超过项目商业的并构。“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强调要遇见有趣的人。一个人当你和一个有趣、有故事的人相遇时也会促使你变成这样的人,所以我们在选择合作伙伴、发展会员的时候也是很注重这一点的。有一个加入我们的天使会员就是我在十几年前做的一个地产项目的业主,他在乌镇参加一个会议偶然听到乐领做的事,就一个人跑到我们正在施工的一个项目上去看,回到深圳就决定加入到我们。乐领日本地区的负责人是邬桑,在日本生活三十多年,和中国电影圈的知名导演都有过合作,乐领北海道之旅都是由他亲自设计带队,虽然一年多了,和他一起走过北海道的人,现在大家还常常在一起聚会。

所以,遇见有趣的人会成为未来乐领与传统旅游度假最大的区别之一。

▲著名美食家欧阳应霁亲身寻味遂昌

▲媒体大佬孙冕与电影大佬曾志伟在乐领·梦蝶庄

▲著名导演贾樟柯携手乐领

葉春曦:乐领2016年成立至今,发展现状如何?对于“乐领”这一品牌的打造,您有哪些期许和终极目标?可否谈谈您和乐领的梦想?

罗雷:希望未来乐领能在度假休闲领域成为一个模式创新,个性鲜明的领先品牌。能够兑现当初对市场、对会员的品牌承诺。实现公司当初的定位:生活方式的设计者、生命价值的提升者,让更多的人因为加入到乐领生命变得更精彩。

乐领生活经过两年的发展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了解,目前已有近两百名会员,我们在丽江、呼伦贝尔、浙江的项目相继投入运营,并获得好评。浙江乐领·旗山侠隐(茶园村)项目2018年还获邀参加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今年在平遥、日本、美国的项目也将相续问世。我们在生活内容产品的设计和挖掘上还将进一步发力,也将在新零售“乐领好物”上进行开拓和尝试,将乐领逐步打造成赢利模式创新多元,品牌个性鲜明,社会意义丰富,对个人和社会的发展都有积极意义的企业。

▲乐领·旗山侠隐(茶园村)项目受邀参加威尼斯建筑双年展

葉春曦:对于乐领与Young Bird Plan一同发起的遂昌乡村新公厕国际设计竞赛,您有何见解和看法?这次竞赛中涌现了很多优秀作品,设计大胆创新,同时又很好的与遂昌当地风土结合,通过参赛作品,您看到的是一群怎样的设计师?

罗雷:关于竞赛,其实早在两年前我就已经有这个想法,只是没有合适的时机和平台,创立乐领后我觉得我们和Young Bird Plan就找到了这个契机和平台。厕所是现代文明的一种体现,如果厕所都没做好,不管多少大楼拔地而起,整个社会的文明就还是处在一个有缺陷的状态,我们离真正的现代文明就还差最后一步,特别是在乡村,这个问题是非常突出的。

Young Bird Plan 平台在设计领域有相当深厚的基础,我非常惊讶这次能有这么多来自全球的设计师参与到这次竞赛当中,每一件作品都在很主动地探索建筑的现代性、公共性和属地性,他们的作品将会提升中国乡村的生活品质和文明状态,对整个中国的乡建都有着示范的积极效用。


NEO作为TOILET 的前缀,意为新式的、新颖的厕所,结合具有本土的小猪、树木、农田的图案,指在乡村这一特定的环境下,打造能够令人眼前一亮,又能将当地文化和前瞻设计相结合的新公厕建筑。遂昌县人民政府携手Young Bird Plan并联合乐领生活(LELIVING)共同打造“NEO-TOILET乡村新公厕”竞赛IP,邀请全球的设计人才聚焦遂昌,共建“美丽乡村”。


葉春曦:根据项目计划,乐领·旗山侠隐(茶园村)的建设情况如何,何时能与大家见面?目前冠军作品《悬亭》在乐领·旗山侠隐(茶园村)的落地计划和具体实施工作如何?预计什么时候会建成?对于这个建筑,您对它的期待如何?这个建筑对于项目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罗雷:乐领·旗山侠隐(茶园村)项目已经进入工程的收尾期,预计四月份将迎来第一批客人,竞赛冠军作品《悬亭》已完成选址,完成施工方案后会动工。它将和乐领·旗山侠隐(茶园村)项目一起成为浙江乡村振兴项目的新标志。通过竞赛,我们不仅获得了多样化的公厕设计解决方案,让遂昌县的各个显眼位置有了吸引人的打卡地标,提升了该区域作为旅游功能的体验质量,同时拥有1800年历史的遂昌也通过这种创新的形式展现在了全世界的面前。

▲乐领·旗山侠隐(茶园村)项目景色

▲改建后的泥土房之一

▲改建后的村屋内部

葉春曦:2013年至今,Young Bird Plan(嫩鸟计划)直面需求,助力产业升级加速和城市更新孵化。乐领目前对于乡村振兴工作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和成本,您能否谈谈对城市更新的看法?以及设计力量在其中的重要性?同时,对于我们双方今后2次合作有什么样的期待和畅想?

罗雷:城市更新由于空间密度大,涉及的利益相关性更多也因此更为复杂,从设计的角度来看首先是如何理解城市与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并且要从一个未来的视角来思考和理解,否则一个项目花了很大的投入和资源但出来几年后就成了使用和公共效能极低的项目,会是一种很大的浪费。

乐领还有很多不同类型的项目在进行中,我相信乐领和Young Bird Plan在未来还有更多合作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