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是会老的,蛇口不会,它永远属于年轻人

发布时间 2014年5月14日
10431

Time: 2014年5月14日

Location: 蛇口原浮法玻璃厂筒仓内

Interviewee: 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有限公司总经理 杨天平

Interviewer:  嫩鸟品牌管理创始人 葉春曦

 

【 蛇口广东浮法玻璃厂简仓】

 

蛇口工业区是从一片荒野滩涂上发展起来的。

拓荒者们很清楚,要在荒僻的蛇口建设起一个现代化的外向型工业区,

需要大批有创新思维、真才实学、能打开局面的人才。

 

葉春曦:蛇口工业区从打响第一声开山炮开始,就成为全国青年梦开始的地方,而蛇口主要吸纳的人群也是来自内地的敢于闯荡的年轻人。通过当时的一些记录我们了解到,在上世纪80年代初,人口自由流动还不是那么方便和普及的年代,蛇口给来到这里的年轻人以各种户口、福利方面的优待,而蛇口工业区的创立者袁庚基至为了一个学生的工作调动亲自写信给清华大学校长。请问蛇口为什么从建立之初就如此重视对青年的吸引力? 您认为蛇口当年吸引内地青年纷纷南下的主要魅力是什么?

【20世纪80年代中的蛇口六湾

杨天平:来了就想回去,这是很多人早期到蛇口的第一反应。那时蛇口炸山填海,尘土飞扬。没有树,到处光秃秃,像样的路也没有,住的吃的都很简陋。但是袁老向外界推介蛇口可不是这么说的,他问:你们知道蛇口吗?那是中国的夏威夷。有绵绵细沙的海滩,海滩上有风吹瑟瑟的树林,美不胜收······袁老离休后,常常开玩笑说当年是把大家“骗”来的.我想,无数年轻人正是被先驱们的改革决心感召,怀揣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投身到蛇口的建设中来。

回到这个问题的最初,蛇口工业区是从一片荒野滩涂上发展起来的.拓荒者们很清楚,要在荒僻的蛇口建设起一个现代化的外向型工业区,需要大批有创新思维,真才实学,能打开局面的人才。而在当时,内地实行人才部门所有制,统一管理、统一分配,非经组织部门批准不得流动。在人才选用上,更是技部就班、论资排辈,所以工业区不能按正常渠道从内地调入所需要的人才。经过不解努力得到中央的支持后,工业区打破内地沿装多年的传统人事制度,陆续在北京、上海、天津、武汉等地公开招聘干部和高校毕业生。那之后,公开招聘更成为工业区人才选拔的主要手段。所有专业人才一律要通过考试,择优录用;调入工业区的干部,必须具有立志改革的精神;有大专以上文化水平;一般年龄不得超过45岁。通过招聘,大批年轻的专业人才汇集蛇口,极大地改变了工业区干部的知识结构。

除人事制度之外,工业区还开展了包括干部制度、工资制度、招标制度、住房制度、选举投票制度等一系列密集式改革。这些改革,不断冲破计划经济的体制束缚和左的思想观念桎梏。蛇口的一切都是全新的、让人热血沸腾的,这里有宽松的氛围,文明的基因,国际的惯例,人们心情舒畅,主人翁意识增强,积极性和创造性得以最大限度地激发,蛇口也被视作改革时代的延安。直到今天,仍然有大量的人深切地怀念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将蛇口视作第二故乡。

【 1981年5月,蛇口工业大道(今南海大道)两旁的工地】

葉春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蛇口青年”也成为了蛇口的主题词。1988年发生的“蛇口风波”,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展示了蛇口青年活跃的思想和探索的愿望。您自己是否也是当时蛇口青年中的一员?您认为当时所谓“蛇口青年”的特质是什么?

杨天平:“蛇口风波”是一次不期而遇、不可避免、不经意的碰撞,来自北京等地的3位闻名全国的青年教育专家和蛇口近70名青年举行了一次座谈会,会上蛇口青年就人生价值观念等问题,与专家展开了激烈论战。后来《蛇口通讯报》以《蛇口:陈腐说教与现代意识的一次激烈交锋》为题作了报道。此后,海内外多家报刊相继作了报道或转载,发表不同的观点。人民日报在头版的突出报道是二次点燃,蛇口被聚焦在全国人民的视线之中。这次争论持续了半年多,从而引发了轰动全国的“蛇口风波”.争论的问题在当时对中国的思想解放意义重大,甚至有人把它赞誉为”第二次关于真理问题的大讨论”、“发轫蛇口的新五四运动”。

“蛇口风波”虽然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位于风暴眼的蛇口本身却很平静,蛇口人其实觉得这种事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其实任何一个人、一个群体的特质,都离不开孕育它的环境,人们关注到袁庚先生在“蛇口风波”中做了令人曙目的表态,他说:“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不允许在蛇口发生以言治罪的事情”。这个表态的背后,正是孕育蛇口青年最宝贵的精神土壤。他们生活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环境里,习惯了直言自己的感受和心声。若要追寻蛇口青年这个高度抽象化群体的特质,我想无外乎一个“敢”字:敢想、敢言、敢试、敢闯、敢为天下先。

至于我本人,能够在最好的时光来到蛇口,为之奋斗,为之努力,是我的荣幸,也是我的骄傲。岁月是会老的,蛇口不会老,它永远属于年轻人。

【废弃的广东浮法玻璃厂】

 

年轻意味着无限可能,意味着对传统思维的重构和对未知世界的渴望。

 

葉春曦:招商局一个半世纪以来都非常注重对青年的培养。从19世纪末选送第一批中国幼童留学,到上世纪80年代蛇口工业区对青年思想的包容和保护,再到今天的双年展、演舞会甚至蛇口网谷、南海意库等,我们都能看见蛇口对年轻建筑师、创业者等年轻人群的支持。请问您怎么评价今天的蛇口青年?蛇口能为他们提供一个怎样的平台?

杨天平:年轻意味着无限可能,意味着对传统思维的重构和对未知世界的渴望。今天的蛇口青年,拥有时代给子他们的力量,他们接受更多更好的教育,他们向前看,充满自信。我们看到无论双年展、演舞会,蛇口网谷,年轻人都在展现无穷的活力。我们统计过一组数据,在传统旧工业厂房改造的蛇口网谷聚集区,目前已经拥有了逾200家互联网及物联网企业,80%的从业人员都是年轻人。目前网谷的毎平方米产值由过去的不到2000飙升至3万元,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增长。正是这些年轻人的创造力和活力,让蛇口工业区持续地焕发勃勃生机。1988年的夏天,一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曾专程到蛇口拜会袁庚先生,问及建设蛇口的初衷,袁老坦陈相告:“蛇口那边是伶仃洋,旁边有个山叫左炮台,这是鸦片战争打响第一炮的地方,从那时起中国一百多年翻不了身。我们要在这个地方做个试验,让蛇口成为最适宜人类生活的地方”.尽管时代在变、环境在变,但我想,把蛇口建设成为最适宜人类生活的地方,这是个我们为之奋斗的共同理想和矢志不渝的目标。只有在这里生活愉快,惬意,让大部分的人都梦想成真,蛇口的目标和理想才可能实现。蛇口将在工作,生活.环境配套的各个方面不断努力,为年轻人展示才华搭建更广阔的舞台提供更丰富的机会,让大家来了就不想走。

【海上世界】

葉春曦:蛇口工业区作为一个企业,从建立伊始就承担了许多社会贵任,其中包括对青年的培养。 2014年,蛇口将与Young Bird Plan(嫩鸟计划)合作共同主办Young Bird Plan(嫩鸟计划)项目第二季,并将会提供20-30个就业机会给竞赛中名列前茅的选手。请问蛇口为什么决定参与这个项目?对于这个项目所能达到的成果有何期?

杨天平:经过30多年的发展,蛇口工业区已成为国内园区开发领域内极具影响力的企业,这个成绩的获得与改革开放的大背景和社会各界的支持是分不开的,而蛇口工业区也通过各种方式主动承担各种社会责任,回馈社会。Young Bird Plan(嫩鸟计划)项目是ー个专注挖掘和培养华人地区青年设计师的平台,具有国际化的视野,能够深入挖掘青年设计师的潜力,如果坚持办下去,对华人设计师的培养、对中国设计业发展和推动有着重要的意义。希望更多有才华、有梦想的青年设计师尽情发挥他们的智慧和创造力,拿出极具吸引力的方案,借助Young Bird Plan(嫩鸟计划) 平台实现他们的梦想。

葉春曦:除Young Bird Plan(嫩鸟计划)之外,蛇口接下来是否还有其他针对青年培养的项目或者计划?

杨天平:蛇口要成为梦想工厂,让年轻人梦想成真,最重要的是搭建一个在开放中交流、在合作中成长的平台。事实上,在蛇口网谷,我们的互联网产业集聚基地,蛇口和中兴通讯合作,打造了网谷公共技术平台,为科技企业的成长提供了很好的体验。未来,我们的文化设计创意产业,也会搭建更多基于产业发展的平台,满足不同的产业及其发展需要。

葉春曦:上世纪末,青年人在蛇口第一次辉煌的创造中起了极大作用,使得蛇口成为当时最具活力的中国城区之一。现在,蛇口正面临第二次重大发展机遇,一场产业结构及城市空间转变的独特发展历程.从原料加工、产业升級,生态转型到利用“深港双年展”等文化事件向高附加值行业转移,蛇口提出了“再造新蛇口”的口号。您怎么评价蛇口目前所面临的这个时代转折点?“再造新蛇口”的主要方向是什么?

杨天平:35年前,中国面临着要不要打开国门的选择,蛇口炸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开山炮,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验田,为中国改革开放积累了经验,30多年后,中国经济转型,给作为改革地标的蛇口提出了全新的时代命题。回应这一时代命题,我们提出了“再造新蛇口”工程,以此把握时代机遇,努力打造二十一世纪滨湖城区的典范,树立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标杆。“再造新蛇口”工程的方向,我们称之为“新四化”,即:产业结构高端化、硬件设施智慧化、城区环境低碳化,生活与休闲方式国际化。蛇口主导发展网络信息.科技服务、文化创意三大产业,并逐步完善和提升城区服务配套体系,曹造一个宜居宜业的新蛇口。经过几年来的实践,“再造新蛇口”这条路越走越开阔了,比如蛇口网谷,已经实现了网络信息、科技服务的聚集.蛇口与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利用改造的厂房建立育成中心,把科研成果转变成生产力,在蛇口尝试的效果非常好。蛇ロ的文化创意产业带正在形成,国内大牌的设计及文化机构纷纷入驻。太子湾曾经是蛇口旧有的散杂货以及集装箱混运码头,现在正在改造成为为国际邮轮、港澳客运码头及滨海商业商务区,成为深圳最重要的海上门户。未来,22万吨级大型国际邮轮将从这个母港驶向世界各地。另外,蛇口拥有了深圳80%以上的国际教育资源,井引进了国际医院,开展全国低碳国土实验区建设。

【海上世界】

葉春曦:一个地区的更新需要政府、企业、社区和局部等多万面的努力。蛇口工业区在上世纪末兼顾了政府和企业两方面的责任,现在虽然早已政企分开,却一直抱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请您谈谈在蛇口新一轮产业更新中,蛇口工业区扮演的是什么角色?而在这一过程中,蛇口将怎样与政府社区、其它企业进行互动和合作?

杨天平:蛇口工业区是由招商局全资开发建设的。到今年为止,招商局诞生已经142周年,熟悉它的历史的人都知道,从诞生开始,招商局就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在洋务运动时期,招商局组建了中国近代第一支商船队,开办了中国第一家银行,第一家保险公司,第一家电报局、修建了中国第一条铁路等,开创了中国近代民族航运业和其它许多近代经济领域。在改革开放初期,招商局被时代召唤,创办了蛇口工业区。这种社会责任是对国家和民族的担当。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步入产业转型,我们提出“再造新蛇口”,为中国经济转型树立标杆先行先试,这也是今天蛇口需要担当的责任。

尽管蛇口工业区不再承担政府职能,但作为园区的开发者、建设者,蛇口工业区依然是主导和推动蛇口产业升级的主要力量。在这一过程中,蛇口工业区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我们和深圳市南山区政府搭建了区企合作平台机制,双方定期协调解决蛇口城市更新和产业升级中的各种问题,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此外,蛇口的发展需要更多的集体智慧和社会资源,我们希望更多的专业机构、优秀企业和社会组织参与到蛇口的建设中来,在各个领域开展合作。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