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钢:寓思想于设计,融开放于实践

发布时间 2017年9月12日
43

“Might Have Been本有可能”邀约项目不限制类型尺度,仅从未能实现建成的原因归类—过于超前受制于技术或观念、制度的限制而未被继续、各方博弈而背离初衷。

项目名称:山西省图书馆

项目类型:公共建筑设计

客户:山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山西省文化厅

时间:2007年

未实现原因:土地性质

 

►人与自然、建筑的互动

山西是中国文字的发源地之一,汉字与山西有着很深厚的渊源。设计之初,我们花了大量精力用于思考,思考建筑与文化的关系。因为我们希望未来这座建筑能成为山西文化或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图书馆。因此我们结合了当地的气候特征,用文字做成一层非常有趣的建筑外表皮,当阳光照射进来,文字不仅在书本上,更洒落在室内的每一个角落。

我们以“开放”作为设计的基本前提,通过开放式的平面,用柱和板的结构,达成了一个在图书馆室内没有梁柱阻碍视线的效果。为此“书海”的概念产生了,将藏书分成两段,上面一部分是从天花板上吊下来,中间基本留出两米左右的空间,下面是一米五的藏书空间。人坐在椅子上可以看到像书海一样的空间,书架也可以任意的摆放。

山西省图书馆-模型

山西省图书馆-效果图

山西省图书馆-中庭

 

项目名称:深圳坪山艺术街区

项目类型:公共建筑设计

客户:深圳市坪山新区管委会

时间:2013年

未实现原因:土地性质

 

►文化性与商业性的融合

随着现在人们所趋向的方向以及城市尺度越来越大空间,我们在做深圳坪山艺术街区设计时候认为还是要回归城市本来的样子。所以我们认真的思考了这片土地与周边城市的关系:街巷如何对应、广场如何设置、东边的公园如何结合场地等等。

这个项目在我们最初接触的时候,就已经将其定位为城市设计高度。道路、入口、周边流线等各种元素的融入是必须要考虑的要素。我们从深圳市发展的角度出发,对它的功能有了更深入更准确的认识,试图创造一个文化与商业融合的街区。

然而在那个时候,虽然大家都在提“城市设计”,但对它的真实工具以及如何去打造还是缺乏实际的认识。归根结底大家还是更愿意看到那个“形”——也就是建筑做起来的样子。因此当时的我并不能准确认识到大家对于形态的期望。

深圳坪山艺术街区-总平面

深圳坪山艺术街区-文化街区衍生过程

深圳坪山艺术街区-美术馆

深圳坪山艺术街区-悦·读书街

维思平建筑设计董事长&创始主设计师吴钢与嫩鸟品牌管理创始人葉春曦探讨“Might Have Been”项目

►“开放式街区”不仅被设计出来,而且真正在被建造着

维思平这些年始终坚持更多地关注建筑项目的整体、生活形态以及人在空间中活动的状态。我们始终推崇开放式社区、开放式街区的概念,今天看来变为一种“时尚”,甚至是国家层面的“时尚”。顶着过去开发的浪潮,其实我们从回到国内的第一天就推崇“开放”的概念。

我们在很多城市,将100%住宅房产开发打造成60-100米的小街区,现在很多人意识到了这种开放式街区的价值,也是大家组织参观的案例对象, 让人们看到这种小型的街区是如何发挥它的生命力的。毫不夸张的说维思平是中国少数将普通住宅小区实践为“开放式街区”的建筑事务所。区别于其他设计公司,我们在设计过程中融入了大量的研究、理论,将对一个城市的认识通过持续不断地宣传,被大众所认可。

已完成代表作品:杭州支付宝大厦

已完成代表作品-北京百度科技园

一个全新时代的到来,要做好变化的准备

这个时代确实缺少这样一批人去坚持这样的一个理想。在那些没有实现的想法当中也包含很多很有价值的针对空间的思考,用这样一种记录形式也是与现在的趋势相匹配的,因为纸媒还有传统的阅读方式已经变得不是那么被大家接受了,我觉得一些新的形式是很重要的。

已完成代表作品-苏州生物纳米科技园

►如何评价Might Have Been

这是一个价值观模糊甚至有些缺失的时代,思想的增长也确实少于物质。我认为对于价值以及思想的关注永远不能缺少,而“Might Have Been”始终关注建筑的思想和空间的价值,注重人、建筑以及生活之间的关系,并坚持做这件事,实在难得。

这个时代确实缺少这样一批人去坚持这样的一个理想。在那些没有实现的想法当中也包含很多很有价值的针对空间的思考,用这样一种记录形式也是与现在的趋势相匹配的,因为纸媒还有传统的阅读方式已经变得不是那么被大家接受了,我觉得一些新的形式是很重要的。

已完成代表作品-中信国安会议中心庭院式客房

已完成代表作品-上海国际汽车城·汽车创新港

最新完成作品-西溪湿地艺术村

此文所有内容均由YoungBirds编辑部原创,图片均来自维思平建筑设计。

栏目合作,请发送邮件至youngbirds@youngbir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