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蔚:即使未建,仍需坚守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17日
307

“Might Have Been本有可能”邀约项目不限制类型尺度,仅从未能实现建成的原因归类—过于超前受制于技术或观念、制度的限制而未被继续、各方博弈而背离初衷。

项目名称:中国国家博物馆

项目类型:建筑设计

客户: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2004年

未实现原因:各方博弈而背离初衷

 

历史性的国际设计竞赛

博物馆位于天安门广场的东侧,与人民大会堂相对应。虽然博物馆的建筑所占场地面积与大会堂相等,但在体量上却明显偏小。而博物馆扩建工程的开展正好有可能修正这种城市设计上的不平衡,而同时不改变这个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广场的总体外观。人民大会堂与博物馆这两栋建筑之间的功能关系也很重要。前者是一个为未来而做出重大政治决策的场所,而博物馆是展示中华民族历史的地方。博物馆的设计应通过通透的建筑与开阔的大空间来表现其公共性和教育性。

1959年就是中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有中国十大建筑,这十大建筑之一就是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后来分成两个馆都在一个建筑里面,一个叫(中国)革命博物馆,一个叫(中国)历史博物馆。后来两个馆合并成为国家博物馆,这个博物馆由于年久失修,加上唐山地震对博物馆形成非常致命的打击,所以整个博物馆就是“危建”。同时国家博物馆有105万件的藏品,这些藏品被常年堆积在仓库里面,但是条件非常恶劣,无法展示給公众。2000年初,国家提出了“把博物馆重新改造扩建”的想法,想要把它打造成为世界一流的博物馆,所以在2004年的时候,请来十几家单位进行了国际方案设计竞赛。

这里没有实现的意思是,当时的中标方案没有实现。项目的工程设计是由gmp和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合作的,但是现在实施的方案实际上是在方案批复、初步设计做完之后进行修改的。在初步设计做完的时候,有一些管理部门实际上是对这个方案有意见的。然后对这个方案进行了再次评估,这样就引起大家重新的讨论。这时候在2004年,少数的反对的声音突然变成了一个主基调。我们也在半年的时间内对方案进行了多次的修改,在非常严峻的和复杂的条件下拿出诸多方案,最后专家组认定了现在实施的这个方案。

这个故事在凤凰卫视采访馆长吕章生先生时,已经有所提到。gmp从2000年以来,通过与地方传统文化的磨合以及硬性规定的碰撞积累起来的经验,使得gmp在2004年遇到国博项目的时候,更沉着和专注,以及更耐心的去解决问题。如果中标的方案能够实施的话,从建筑史的角度来讲应该是一种蛮有影响力的事情。不仅是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这个设计在建筑领域都能够取得一个新的认可。

中国国家博物馆-鸟瞰

中国国家博物馆-夜景

中国国家博物馆-北立面

中国国家博物馆-西立面

中国国家博物馆-功能分析

中国国家博物馆-结构分析

 

►对现代与传统之间关系的一种理解

实际上,国家博物馆本身有很浓重的且很重要的政治意义在里边。在这样一个极具特殊性、给人深刻印象的空间,每个人都可以评论说好还是不好。我发现对于古今新旧,这种对比关系的理解,西方和中国的确是有很大的不同。

曾经来参观国博的大众经常要在外面排队,无论是夏天或冬天都是非常难熬的,所以我们设计的首要想法就是让大众先进来,之后在分方向、按主题观看,也设计相应的垂直交通进行分流。因此我们对于国博改造的初衷,是“保留四面”:相当于基本保留了原来博物馆的四面外形,对东立面做了一个非常小的“手术”。最大的特征就是将老馆拆除之后,中间形成一个两万五千多平方米的中央大厅,将其塑造成一个人流聚集和方位导流以及方便参观者辨识方位的大厅。

在一个超过25米的自动扶梯上,我们还设置一个可以眺望故宫的“编年史”展厅,其屋顶采用中国传统材料“铜”,经过很细致的抛光工艺,做成了一种具有隐约的漂浮感,转换故宫和天安门广场的的空间。通过这个很薄屋顶的加建和玻璃幕墙的处理,主次分明地彰显整个场馆的简洁性、透明感。

中国国家博物馆-概念

中国国家博物馆-博物大广场

 

项目名称:北京天圆广场

项目类型:建筑设计

客户:北京天园集团

时间:2000年

实现原因:业主和政府博弈失败而未被继续

 

►从废弃模型中拎来的机遇

这个项目发生在2000年,在北京的中轴线(鼓楼门外大街)北二环的北边两块对称的绿地上,开发商要和北京市绿化局合作,建设一个叫“天圆广场”的建筑。设计要在严格的退线和建筑的密度以及容积率的条件下,要求保证一定的绿地面积。作为当时北京市的一个(重点)项目,如果设计方案足够好,规委是愿意批准和施行的,因此当听到举办规模非常大的国际竞赛的时候,我们也就参与其中。随后这个项目引起了所有的建筑师和媒体的高度关注。

后来我们的方案中标,其中一位普利兹克奖获得者槙文彦大师非常支持我们的作品。当时另一位评委,香港建筑师协会主席何韬先生后来告诉我们,一个笔记本大小的模型(当时海选提交的方案)是槙文彦先生从被淘汰的废弃模型里拎出来的,然后找来了图纸看,建议评委会保留的。

后来未被实现的原因是整个项目被搁置,业主有自己的非常固执的想法,认为我们的方案无法满足他的商业计划。而北京规委非常认可我们的方案。我们后来进行了大量的修改,但修改方案始终没有得到规委的认可,更没有获得批准。最后因为要赶上北京奥运时间点,留给这个项目的时间已经不够了,至今这两个项目都没有实施,两块土地上也没有任何建筑物,保留了原来公共绿地的功能。

北京天圆广场-平面

北京天圆广场-方案手绘稿

普利兹克奖获得者槙文彦宣读“天圆光场方案设计国际招标”获奖者

普利兹克奖获得者槙文彦与gmp合伙人尼古劳斯·格茨先生颁奖典礼现场交流

北京天圆广场-模型

 

►将中国传统园林“垂直化”的现代板式建筑

设计方案从南到北形成一种跌落和起伏,构成一种板式建筑的坚毅的构图和布局,配以中空的庭院,在2001年的时候,这个设计模型引起了很多评委的共鸣。巧妙的计算和设计会使得建筑有充足的光照。另外这个设计实现了一种引入中国传统园林到垂直方向的有益尝试。但是,它没有采用弧线之类的形式,就是一种对城市空间和办公有利的板式建筑。

这个项目从2000年这个时间点来看,我认为是个非常有新意的方案。整个设计采用非常简洁的“对称中的非对称”造型,而且还有一些空中的庭院绿化和双层玻璃幕墙,对整个北京市的中轴线,二环的城市会做出它自己的贡献。如果当时这些能实现的话,会对中国建筑,无论从理念或者建筑技术方面来讲都会产生比较积极的影响。

北京天圆广场-东南向剖面图

北京天圆广场-透视效果

gmp建筑师事务所中国区合伙人吴蔚与嫩鸟品牌管理创始人葉春曦探讨“Might Have Been”项目

 

►即使不能实现,也需要“斡旋”精神

这两个未实现的项目的确是给了我们重新认识一个项目复杂性的机会。作为建筑师,有很多时候无法控制项目的复杂程度。建筑师在一个项目中只是承担的一个因素或者一个原因而已,但并不是无所作为。因此建筑师应该主动的去沟通和协调,同时也要坚守自己的底线。

这个未实现和斡旋成功之间有联系,但并不是必然的联系。未实现还是有很多其他方面的因素,包括项目本身的因素、政治因素等,有些是建筑师无法改变的。斡旋这个词可能更往技巧方面引导了,因为我觉得这种沟通能力是很重要的。

建筑师更应该去倾听别人的需求,要了解问题的根源在哪里,不要被一些表面的原因所迷惑,实际上建筑师要了解甲方的想法背后的根源是什么。一旦这个问题的本质通过建筑师的主观能动性,就可以从其他的方式和角度达到对方的需求,而不是按照其他人的建议和方式一味地妥协。

最新作品:华为环保园J01、J05地块数据研发中心;摄影:Christian Gahl

最新作品:上海漕河泾新洲大厦;摄影:Hans Georg Esch

最新作品:曼海姆美术馆

 

►如何评价Might Have Been

其实我在最初收到邀约的时候,脑子里并没有清晰的概念,初想下来好像没有这样(未实现)的项目,直到上周我翻起一本很久之前在国内出版的杂志,有一种“噢,这个记忆打开了”的感觉。当时实际上有很多非常精彩的作品没有被实现。我在微信上讲到一个小故事给一个业主,当年大家没有合作成功,但是十几年后又合作了,这就证明好的项目,其实每个参与者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通过这种形式的回顾,对整个建筑界来说都是颇有益处的。

无论从学术上、公司发展上,“Might Have Been”都是很有趣的话题,实际上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把中国过去20到30年的建筑历程,以系统性的、批判性的眼光,从多个层面进行讨论和梳理。我们从业者也在很多方面都存在惰性,这个话题不是单纯的吐槽,而是以本有可能实现的项目讨论为契机,给所有参与者一个回顾、反省和深入思考的机会,所以会非常有意思。

最新作品:漕河泾现代服务集聚区二期(三);摄影:Christian Gahl

最新作品:浙江雅达国际康复医院;摄影:Christian Gahl

最新作品:上海SOHO复兴广场;摄影:Christian Gahl

 

此文所有内容均由YoungBirds编辑部原创,图片均来自德国gmp国际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栏目合作,请发送邮件至youngbirds@youngbir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