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泓志:并不是冠军才能站在台上

发布时间 2019年1月21日
102

『“Might Have Been本有可能”邀约项目不限制类型尺度,仅从未能实现建成的原因归类—过于超前受制于技术或观念、制度的限制而未被继续、各方博弈而背离初衷。』

项目名称:陆家嘴人文绿网

项目类型:城市设计

客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管委会 

时间:2015年

未实现原因:非常规的设计形制因而未能继续

 

►城市的美,源于公众作用下的自然生长

陆家嘴的规划与发展,只要是专业人士都能意识到它的问题所在。其实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陆家嘴的规划整合了多家公司方案,引进了国际新的理念,反映了时代下的追求与需求。但也复制了西方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些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充分的评价与再论证。陆家嘴到现在25年了,近年来要求改变的专业声音慢慢出现,政府也积极准备做一定的调整。

我们在陆家嘴近期的工作只限于二层连廊花箱的改造,我们之所以愿意做,其实是关注到完善整体公共空间更大的可能性:通过发现在中国的城市发展历程中,尤其是新的城市市中心从无到有快速地开发中造成的各种问题,我们有机会去重新整理并提升从理念到实施的各种方法。一个好的设计就是用更高的标准引领大家满足更底层的需求。因为这样的一个机缘,我们建立陆家嘴的人文绿网,对整个陆家嘴规划一个全覆盖性的、将金融城融入一个有人文活力和生活质感的环境框架。

 

人文绿网空间框架—串连城市缤纷活力

空间与行为观察

陆家嘴二层连廊花箱方案速写

►机制设计需要关注技术节点、决策过程、法规政策面等细节

这个“作品”的核心并不是具体的设计方案,而是创造一套能够影响决策的过程。其中的理念是坚持公共空间的开放性与使用性,但没有要求一定要按照我们的蓝图来描绘未来,它被实现的条件除了甲方乙方的关系,还有驻地企业和民众的参与,这一点使得陆家嘴人文绿网成为多方参与的设计行为,是一种顶层的机制设计。机制设计当然就不在我们单方面用设计方案去解决的范畴,所以这就是这个项目没有被实现的一种解读。

虽然这个项目没有办法立即在某些地区或城市按照这样的理念去实现,但我们的目标是创造这个城市发展阶段正面的影响,完成属于这一个阶段性的使命。通过提供一个具有启发性和引导操作的框架,我们的理念影响着决策者,也影响很多同行业的设计师。他们受到“人文绿网”理念的影响,在未来的规划之中将他们的智慧和执行力不断带进来,在这个阶段起到该有的作用,在我看来却算是一种“完成”。

重点空间示意-街心艺术广场

重点空间示意-世纪大道改造

重点空间示意-世纪绿道公园

重点空间示意-圆环绿岛现况

重点空间示意-明珠环游客中心

项目名称:上海虹桥T1蓝天公园

项目类型:建筑设计

客户: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时间:2012年

未实现原因:大幅突破成规而受制于技术或观念

 

►让机场不像机场

当时,T1航站楼的大部分机场功能都转移到新建的T2航站楼,但很多航空公司的总部依然留设在T1,所以旧航站楼迫切需要转型来提高利用率与合理化它的空间效益。AECOM被委托完成了T1航站楼地区的总体经济策略规划之后,延续我们的前期理念,政府开始启动“航站楼改造”的建筑方案征集。虹桥机场建设初期处于上海的外缘,但随着上海大都会的发展,它已经具有市中心的区位属性,这并不是所有的机场都有的区位条件,因此有特殊的发展潜力值得挖掘。

这是围绕交通枢纽发产生的另类城市更新,所以我们给出一个非常简单而强大的理念—把“airport”变成“airpark”!这不再是一个机场而是一个城市中非常重要的,不只是提供给旅客也是给市民享用的公共开放空间。因此,这个设计方案有目的地探索在一个可以结合市中心区城市职能的机场,应该如何应对土地所带来的价值与形成城市场所的可能性。我们希望它的建筑设计与场所感不只设定给拿着行李匆忙穿梭的过客,而是非常和善亲切让公众驻留。

航站楼核心空间策略

►Hybrids-Space,需要挑战社会即有观念

我们在这个方案征集中并没有胜出,据了解是因为“机场不像机场”的构想太大胆,认为这样的理念局部融入即可,甚至希望获选方案融入这样的理念。然而这理念的核心便是从根本上转变一个机场的职能,是难以简单融入的。这其实也代表了现在很多项目未被实现的原因:甲方想要把五个亮点加在一起,但他们不知道有些理念需要保持它的强度或本质,无效的叠加组合其实就丧失了亮点。

方案不得实现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在单纯的设计和建设层面以外,这类突破性的设计还需要跟机场管理及航空公司等方面克服运营和技术协调的难点,包括土地权属、管理边界和运营责任的界定,AECOM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但执行层面的考虑则不可控。当然,在面对这个城市发展阶段与机场开发的价值条件,我们还是选择去提出理念而不是安全方案。这个结果虽然有遗憾,但是对于专业拓展的尝试上,我们要求了更高的完成度。

AirPark蓝天公园手绘草图

航站楼建筑设计方案

航站楼交通流线

AECOM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战略与发展负责人刘泓志与YoungBirds编辑部探讨“Might Have Been”项目

►完成阶段性的使命,也是一种“完成”

城市设计师、建筑设计师、室内设计师、产品设计师及其他设计师,因为设计要解决的问题不同,这些设计行业看待作品的“被实现”和“被实现的需要程度”也是不一样的。作为城市设计师,我意识到,我们要完成的并不是这个城市按照所谓的方案按图施工来实现,而正好相反,城市设计师面对城市问题,是要设计一套游戏规则引发更多的设计行动与创意,各取所需各得其所之余,城市问题通过多方的智慧与技术得到解决,而结果依然达到城市设计建立的质量体系,这才是最棒的。

假如我做完了城市设计,高度、角度、材料等都要按照我的方案实施,别的设计师没有了参与度,这是设计的管控思维而不是行动思维,不符合城市设计的工具性本质也不符合市场的规律。所以,当自己的专业在整个人居环境里的某些阶段完成了预期的作用,那么我的作品就“实现”了。

已完成代表作品:香港启德邮轮码头

已完成代表作品:中东萨蒂亚特快乐岛

►如何评价”Might Have Been”

当我最初知道“Might Have Been”这个项目的时候我觉得非常的兴奋,因为它提供了一个非常深刻而且敏感的切入点,帮助我们重新接触设计行业中被放入大量心力,但却不为认知或认可的作品。这些作品的价值可能因种种条件没有被呈现出来,但是其中蕴含的智慧与思考仍保有最独特的价值。深入探讨这些“未完成作品”,能再释放出这些产品之外的作品价值,让这部分的价值得到另一种方式的“实现”。

项目的完成与否取决于权力和资本,设计者很少会同时充当决策者或执行者,所以设计者通常是被动的。通过对项目的报道,让这些作品能够重新被审视,并通过挖掘它们的价值,给在“权力游戏”里的弱势方提供反省和检讨如何放大自己影响力的机会,更积极的意义是,去思考我们有什么办法让它未来更有可能被实现?!

作品未被实现有很多原因,因此如何为设计专业创造更好的生长环境和健康的土壤,对于一个好设计实现与否至关重要。政府、开发商和老百姓铺垫出的土壤如果有机会被浇灌到更多深层次的专业思考,就可以帮助未来产生更好的理念和可以被实现的好设计。

“Might Have Been”让我们有机会去扩大对“未实现”的理解范畴:并不是设计师的作品未建成就代表无疾而终。其实还有很多人在进行一些设计的探讨,例如一些纸上设计师或者学术机构一直在进行不以实现为目的的设计行为,他们正通过一种设计的智慧资产在影响着甚至引领着设计行业。

所谓的“实现”与否,必须理解在设计完成度的不同阶段应扮演的不同角色,因此许多未实现其实是一种实现,只要它实现了阶段性的过程。这拓展了我们理解“好作品+被实现”的更多维度,更客观的看待在各个设计流程的中已经被实现的作品。这个项目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放大视野,把原来无法进入游戏规则里的人都包含进来,给一些幕后工作者表现的机会、满足他们被认可的需求和作品被分享的期望。这透露出一种可贵的价值观—并不是冠军才能站在台上。

已完成代表作品:多哈之心城市设计

已完成代表作品:新加坡码头海湾滨水设计

已完成代表作品:2012年伦敦下利河谷区奥运会总体规划及赛后遗产规划

最新已完成作品:纽约世贸中心公共区域设计

最新已完成作品: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及残奥会总体规划设计

此文所有内容均由YoungBirds编辑部原创,图片素材来自AECOM。

栏目合作,请发送邮件至youngbirds@youngbird.com.cn